大學畢業置業難 社會怨氣難驅散

2017年10月12日
作者:李峻銘

前兩天,香港足球隊對馬來西亞的亞洲盃外圍賽,在奏國歌時,又發生噓聲事件,當中以年青人為主,筆者覺得這是反映年青人對現況不滿的一種行為反射,多於對國家的不滿,年輕人置業難,有「靠父幹」已經不足為新聞。
但最近在社交平台上,林一鳴先生列舉詳細數據指出,大學畢業生畢業後十年,其收入中位數為21,250元,實在難以自己置業。結果引來不少評論,不少中年人認為年輕人不肯上進,又亂花錢,不肯捱苦,否則不可能沒有升職的機會,置業並非天方夜談。相反,也有不少人認為當今香港社會的向上流機會跟60-70年代不一樣,當時有大量移民,經濟增長迅速,中年人對年輕人的困境一點兒也不理解。
筆者認為還有一種角度去考慮,60-70年代能夠進入大學,都是社會上最頂尖的學生,真正的精英份子,現今社會進行普及教育,相信只要肯讀書,取一個學位並不困難,當然要入頂尖大學仍然是僧多粥少,極之困難。換句話說,今天的大學生數量大增,大學生的能力差異很大,跟30-40年前的精英分子,不可同日而語,而樓價在QE的背景下,又大升特升,只有社會上極之精英的年輕人,才能有機會置業。
當然,政府的辣招後遺症,也令情況更壞,小型單位業主今天換樓難以負擔龐大首期,令他們擱置換樓,也令二手小型單位供應短缺,樓價自然火上加油,越升越有,當樓價升破600萬,首期便需要40%,首置客要有240萬首期,不靠父幹,談可容易,更嚴重的是引發心理平衡問題,當自己的上一輩視自己是大學生,應該是精英份子(可能是美麗的誤會),但自己卻無法置業,更會被視為失敗者,這種內心的鬱悶,難以釋放,久而久之,難免產生對現況的不滿情緒,事事站於政府或是當權者的對立面,為社會帶來極大不穩定性,這是筆者最擔心的地方。

 

世紀21奇豐物業顧問行
主席及行政總裁 李峻銘

您好,%name :

歡迎您已登入奇豐摯友
您的電郵是: %email

我的設定